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内容

纯真的守望

时间:2012-8-24 20:56:31 点击:

  核心提示:序段馥传散文集《守望花开》...

守望是一种姿态,这种姿态是挺拔向上的、也是昂扬进取的,真正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守望是一种情绪,这种情绪是乐观豁达的,也是热烈健康的,真正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守望是一种精神向度,是信仰的忠贞不渝,也是追求的百折不挠,做到这一点更不容易。但是《守望花开》恰恰做到了,“无论是回首年少,还是青春拾梦;无论是脚踩泥土,还是俯身生活;无论是享受亲情,还是寄情山水;无论是交友诗文,还是修身园丁”。作者守望的真诚与纯情让我感动!

人类是山水的儿女,我们与自然的亲情是天生地长的,是与生俱来的。但是作为一个散文家,馥传亲近自然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游山玩水,她是用心贴近自然,尽可能地感知那里的山水文化。正因为如此,她去淮南南塘踏青的时候,如同“走进了明净般的清纯,走进了花的境界。这里到处漂浮着令人心旌荡漾的春晖,优美而且让人不可抗拒地沉醉。”你看她走进了“那万千粉红既含情脉脉,又肆无忌惮”的桃花林,“惊喜地坐在一根粗壮的桃枝上,自己仿佛也成了这花海中的一朵,红雾中的一缕。”清香袭来,“不知是桃花馥我,还是我馥桃花”,那独特的美的感受,似乎有几分妙不可言,“染透了浓浓的诗意”。

诗意是美文的基本特质,不独意境的还有语境的。而且这种诗意的营造,不能停留在自然状态下的自然描述,还有作者感知的文化意蕴的升华:“在美的启迪下,我似乎有了新的感悟。南塘水库的改建工程,是造福百姓的民心工程,是淮南发展的久安工程,也是美化环境的文化工程。在八公山下打造旅游观光胜地,是“八公”著《淮南子》所不敢想的,而今淮南人用智慧和勤劳,在山水间写下了更加辉煌的篇章。”于是,南塘留给我们的印象是极其深刻的。

《漂流秋浦河》无疑是作者游记中的珍品。“秋浦河,素称诗之河。那是因为李白,那是因为《秋浦歌》。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千千石楠树,万万女贞林’已经染绿了我的梦。那条能够洗净素月的江水,流淌着诗人的佳句和动听的传说,也流淌着我的梦。梦中,我也如一只白鹭,在皎洁的月光下,飞翔在诗意的天空。”这是散文,也是诗,准确地说是散文诗。在这样一条充满诗意的河流面前,馥传怀着对李白的崇敬心情,把漂流的过程变成了追寻诗踪,体验唐诗神韵的过程。这一文化意蕴的把握,赋予了漂流秋浦河的全新意义。在大龙湾金水岸,也就是漂流的起点,一棵酷似李白的大树高高挺立,“午后斜阳,人像在逆光下呈黑色剪影,栩栩如生。只是我看不到诗仙的风流倜傥,心中却有一丝苍凉,”“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唐王朝的政治腐败,给诗仙带来万端愁绪,那愁长三千竟是“一江如练”啊!秋浦河水从容地流淌着,轻忽如风似的漂,缓缓而动的流,这本是心灵于自然的释放,是回归自然的畅想。这个时候,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体会到 ‘人行明镜里,鸟度屏风里’的美妙诗意。我的心有点醉了。读这样精美的文字,谁的心又不被秋浦河的诗意侵染……

段馥传是一位中学教师,文化人写作当然要注重文化层次的“发掘”:村子里的老井已经废了,如今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可那口比我爷爷、甚至比我爷爷的爷爷还古老的老井,是无法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的。老井曾经养育村子里的几代人,那井水的旺盛、清凉、甘甜,以至那不变的水平线,是一种文化。老井虽然没有了,老井文化不仅是我记忆中的印痕,也是民俗文化中的沉淀。”(《老井》)她是淮南汤鱼湖的女儿,那里的民风“像是被村口的杨柳轻拂过,被荷塘里的芙蓉亲吻过。这民风像挺立的高粱一样火红,又像麦苗儿一样油绿。我不会忘记,为了扶弱助寡,许多妇女在雨中义务插秧;也不会忘记,村民们卖掉刚收下的粮食,帮一办厂破产的村民还债;更不会忘记,村子里有喜同欢笑,有悲放声哭的感人场面……”“这淳朴的民风中有薪火相传的地方习俗,更有中华传统文明的道德元素。优秀的文化传统植根于五千年的沃土,不是什么东风、西风能刮得跑的。春风秋雨,四时佳兴,而民风永远在民众的心窝里打转。”(《民风依旧》)邻村的麦场失火了,大火烧得很惨,老老少少齐上阵,与火灾进行了顽强的抗争。那时,她的人生词典里还没有“团结互助、众志成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等词语、口号。可她感知到,邻村遇到了困难,当时并没有谁号召,也没有人带头,大家本能地伸出了援助之手。“正是水火无情人有情,这种本能包含人情、亲情和乡情。正是因为人们骨子里流淌着这种本能,所以,在和自然灾害的斗争中,人性的光辉就彰显出万丈光芒。这万丈光芒是美的呼唤,也是力的展示,而且天地间的人性美和战斗力,能够惊天地、泣鬼神。正因为如此,火光中的父老乡亲,就足足让我感动一辈子!”(《那一场大火》)深层次的文化意蕴,赋予了《守望花开》坚强的精神内核,使得这本散文集不仅耐读,而且耐人寻味。

段馥传是一位女性作家,她的感情细腻且庄重,她的想象丰富且多彩。儿时她去拾麦,伏在爸爸宽阔结实的背上,“感觉他的脊梁弯成了一株麦穗。”“那脊梁是背负日月星辰的,我在他的背上,只像是一颗麦粒。”“三十多个寒往暑来,三十多个春华秋实,我已经人到中年。可爸爸那坚挺的脊梁即使不负载,也弯成了一株麦子。每念及此,我的心头便一热。啊,爸爸,我永远是你麦穗里的一粒麦子。”(《拾麦》)读了让人心头一热,也让人鼻子一酸。她的奶奶身体不好,经常用半边莲煮茶喝。“奶奶走的那夜,我守在她老人家的灵堂,想的最多的就是半边莲。我见到过的半边莲有开蓝花的,也有开红花的。不管花呈蓝白还是酒红,可她只是半边开花。花儿虽美,美得像莲,却只是孤寂的一半。花的另一半哪里去了?我想不明白。那空灵的一半也许在半边莲的相思里吧!”于是,在奶奶入土之后,她费劲周折,在泥河湾的一块湿地里,连根挖了两棵半边莲。她把花栽到了奶奶的墓地边。“清明一过,那花便开了。两株半边莲开的花都是淡蓝色的。我有些惊诧,奶奶平生最喜欢的颜色就是蓝色。多么清雅的半边莲,寄托着我对奶奶淡蓝色的哀思!”(《盛夏·奶奶·药茶》)

真实是艺术的生命。馥传的文章不仅情真意切,而且充满了雅致的精神追求,将高洁的人格魅力自觉地传导到笔下,使之成为一种自然的感情在字里行间流淌,这也是她的文章富有感染力的根本原因所在。

当然,作为一名中学教师,段馥传最看重的是自己的职业和她作为班主任所带的班级学生。她在后记中说:“寒来暑往,我的第八届学生就要毕业了,这届学生是我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最多的一届,也是给我的感动最多的一届。突然,有种冲动,想在他们离校之前,送给他们一份礼物。一番思索之后,决定把自己几年来的文字整理一下,编成一本集子送给他们。当然,还有我以前的学生。老师应该成为生活的一面‘镜子’,让学生经常照照,没有什么不好。”多么平实而又高尚的理由。在她看来,那些年少的生命是要开花的,在耕耘的季节,播种一颗真心,将收获四季长青;浇灌一腔热情,将收获一片繁花。”对待这些孩子,她有园丁之志,也有慈母情怀。所以《爱的教育》一辑写出来的文字稚气却不稚嫩,这便难能可贵了。

在作者真诚的守望中,我似乎已经看到那满山的桃红、梨白,闻到了雨荷和半边莲的清香。是的,生命也是要开花的,对生命之花的守望,属于未来的期盼。其实,馥传在执着的守望中,自己的生命之花也在灿然开放。 那属于文学的一瓣心香,正在她的书稿中漂浮与升腾……

                               201257日于宿州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个人网站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