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内容

符离集怀白居易

时间:2011-11-2 12:04:48 点击:

  核心提示:符离集怀白居易...
宿州市符离集是历史名镇,也是白居易的第二故乡。符离因草而得名,草因形壮而谓之“符”,草因茂盛而称为“离”。少年白居易在这里写下千古名句“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白居易是我国唐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从中国文学史上来看,也是第一流的文学大家。他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他憎恶统治阶级的残暴和一切不合理的现实。白居易一生写下两千八百多首诗,这些诗成了祖国的一宗珍贵财富,他的诗篇流传之远,受人之喜爱是十分惊人的。在当时,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布衣庶民,无不乐于诵读他的诗篇。正如唐宣宗《吊白居易》诗说:“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白居易的诗篇可以用来换鱼换肉,如果被缮写成卷还可以卖钱。所谓“二十年间,禁省、观寺、邮候、墙壁之上无不书,王公、妾妇、马走之口无不适。至于缮写模勒街卖于市井,或持之以交酒茗者,处处皆是。”在当时中国周围的一些国家,如朝鲜、日本、越南等国的人民,把白居易的诗篇视为珍品,愿出高价到中国购买。据史料载,当时日本嵯峨天皇就曾经抄写过许多白居易的诗,藏之秘府,暗自吟诵。契丹国王亲自将白诗译成契丹文字,诏番臣诵读。这种崇高的国际声誉,在封建社会的诗人里是很少有人获得的。 白居易,祖籍是太原人,出身于仕宦之家。因其祖父和父亲都曾在河南做过官,他于唐代宗大历七年(公元772年)正月二十日生干河南新郑县东郭宅。时父白季庚四十四岁,母陈氏十八岁。白居易出生时,李白已逝世10年,杜甫也去世2年。时代需要大诗人,白居易适逢其时。但他又生不逢时,白居易出生不久,河南一带便发生了战事。蒲镇李正己割据河南十余州,战火烧得民不聊生。白居易二岁时,任巩县令的祖父卒于长安,紧接他的祖母又病故。白居易的父亲白季庚先由由宋州司户参军授徐州彭城县彭城县令(公元780年) ,一年后因白季庚与徐州刺史李洧坚守徐州有功,升任徐州别驾,为躲避徐州战乱,他把家居送往符离安居。白居易得以在符离度过了一段童年时光。 白居易5岁便学写诗,9岁已可成诵。他最早的诗篇应该是在符离写成的。他与符离山水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和符离人刘翕习、张仲远、 张美退、贾握中、贾沅犀并称“符离五子” ,他们同泛陴湖,游流沟寺,登武里山,诗酒盘桓,称盛会焉。“朝来暮去多携手,/穷巷贫居何所有?/秋灯夜写联句诗,/春雪朝倾暖寒酒。/陴湖绿爱白鸥飞,/濉水清怜红鲤肥。/偶语闲攀芳树立,/相扶醉踏落花归。”少年的他学习是刻苦的,写作也是刻苦的,生活是浪漫的,创作也是浪漫的。符离的土地养育了他,符离的山水陶冶了他,符离的原野迷恋着他,名传千古的《赋得古原草离别》使白居易成了名,也使符离古镇出了名。据说白居易初到长安,去拜见老诗人顾况。顾况闻他名居易,便开玩笑说:“长安米贵,居恐不易。”及读到这首诗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时,大为赞赏,说有这样的文笔,居长安不难。这首诗,确见白居易才情非凡。 但符离距徐州太近,白季庚又特别疼爱白居易,为让儿子远离战火,白居易在符离没过几年,便开始流浪江南,放游苏、杭。可以说诗人的少年时代就是在漂泊、穷困、苦闷中度过的。那迷人的西湖,清幽的虎丘,星罗棋布的名刹古寺,并不能填补少年漂泊者的空虚。所以他15岁时便写下了记录当时真情的一首绝句;“故园望断欲何如?楚水吴山万里余。今日因君访兄弟,数行乡泪一封书。”从诗中可见白居易当时的生活状况和心理感受。 公元787年,白居易17岁时,抱着经名人推荐入“仕宦之途”的想法,走进了人材荟萃的长安古城。然而,现实给予他的回答,却是冷漠无情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引荐他做官。虽然顾况夸他的诗才,那也仅仅是夸夸而已。也许,正因为顾况发现了这位旷世诗才,把他引入了诗坛,而不要他混迹官场。白居易此去长安不但一无所获,还搞得贫病羁旅,十八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几乎死去。诗人在这种情况下,只好悄悄地离开长安,又回到符离家中。 符离没有名山胜水,白居易在符离的生活却是愉快的,他有时去流沟寺前古松下盘桓;有时去横山头欣赏桃花;有时跑到陴湖边上对着碧绿的波涛,静看水禽飞舞;有时坐在濉河边上垂钓鲜肥的河鱼。他后来在江州写的《与元九书》回忆这一段的学习生活,每天是“昼课赋、夜读书、间又课诗”,累得“口舌成疮,手肘成胝。”其用功之勤,感人至深。这一次,白居易在符离居住了三年,不仅学识方面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身体也恢复了健康。 符离留下了白居易最美好的回忆,也留下了白居易的一段凄恻动人的爱情故事。 贞元六年(公元790年),白居易和与他家相距不远的邻居家的女儿湘灵互相爱慕,很快沉入热恋之中,他们私下经常约会,月光下,濉河边,柳荫里,桃花丛中留下了他们爱情的足迹。白居易经常教湘灵识字,读诗,湘灵也给白居易送过香荷包、盘龙铜镜、等信物,由于门不当户不对,平民女子湘灵和白居易的爱情遭到了白家的反对,后来的一个冬天,白居易的父亲以求学为名,把白居易带到襄阳。临行前的晚上,白居易与湘灵在濉河旁见了最后一面,白居易长夜难眠,怀有极其深厚的感情含泪写下《潜别离》:“不及哭,潜别离;不及语,暗相思。两心之外无人知,深笼夜锁独栖鸟,利剑春断连理枝。河水虽浊有清日,乌头虽黑有白时。惟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在前往襄阳的路上,白居易不时地回头远望符离,和着泪水又写道: “泪眼凌寒冻不流,每经高处即回头。遥知别处西楼上,夜凭阑干独自愁。”此后一别,白居易三十七岁之前没有结婚,而湘灵也是三十岁没有出嫁,直到唐穆宗长庆元年(公元821年),白居易已经五十岁,仍然和着泪水为湘灵写下《寄远》:“欲忘忘未得,欲去去无由。两腋不生翅,二毛空满头。坐看新落叶,行上最高楼,瞑色无边际,茫茫尽眼愁。”正是怀着一腔对湘灵的爱情,才使白居易有所寄托,借李隆基与杨玉环的故事,写出了千古哀怨的《长恨歌》!在这首诗里,他敢于批评唐玄宗的荒淫。至有“汉皇重色思倾国”、“从此君王不早朝”等语。但后面描写两人之深情,又有“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不朽佳句。其中饱含哀怜的深情,谁能说没有诗人自己的情感呢!我们在《白香山集》中不时可以发现诸如《寄湘灵》、《怀湘灵》、《寄远》、《感情》、《长相思》、《生离别》、《潜别离》、《旧梦》等等,写的都是与“娉婷”女湘灵相恋、相别、相思之情。那么白居易是不是把自己的感情体验移入了《长恨歌》呢?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如果把白居易为感念湘灵而写的《潜别离》与《长恨歌》的第三部分对读,不难发现有着明显的移情痕迹,甚至有些诗句和物件都打有白氏生活的印记,比如《潜别离》的“两心之外无人知”、“利剑斩断连理枝”等,与《长恨歌》的“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诸句,则有着明显的渊源关系;又如《长恨歌》中的杨妃仙魂那么郑重地“惟将旧物表深情”,很可能当年湘灵把一双绣履赠送给白居易时就是这样郑重而深情,只不过到了《长恨歌》里绣鞋变成了钗钿而已。所以此诗中写得最动人的地方多半都是作者自身恋爱悲剧的移情。如果没有作者对湘灵刻骨铭心的思念,凭空则很难写出诸如“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但令心似钗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等感人肺腑的诗句,没有这些就没有《长恨歌》,没有与“长情人”湘灵相恋八年之久的白居易,凭他“李杨始末”如何家喻户晓,也不见得有《长恨歌》!所以《长恨歌》第三部分人物形象的模特儿很可能是白居易和他被人拆散了的恋人湘灵,而《白香山集》中的十多首有关湘灵的诗当是《长恨歌》主要作为爱情之歌的生活素材。 《长恨歌》被评论家认为是唐代歌行体长诗中最好的一首,在我国诗歌史上占有突出地位。如果说,白居易的创作灵感中有来自对湘灵的思念的话,那么,符离集这块风水宝地对中国唐诗的发展便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公元793年,白居易跟随移官襄阳的父亲离开了符离集,诗人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年的春天,父亲就在襄阳官邸病故了。这对他的打击非常大。当时,白居易无力安葬,只得把父亲的灵柩寄在襄阳城南,然后护送家人又回到了符离故居。白居易这一次来符离,度过了四个春秋。由于重孝在身,其间他和湘灵没有重温昨天的故事,但他和湘灵的恋情依旧,诗人的人品是高尚的。他把对湘灵的思念后来写成了千古名篇《长相思》已是不争的事实:“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这首《长相思》和《江南好》奠定了白居易在词创作上的地位,他和李白同被认为是当仁不让的“词家之祖”。呵,宿州不仅是古文明的发祥地,也是汉文化中“词”的发祥地! 父亲去世,白居易家庭的经济情况变得非常困难,生活几乎艰难维持。可是,诗人在这样穷困的生活中,得到了接触人民的机会,使他真实而确切地了解了农民的生活疾苦。他说:“一夫不田,天下有受其饿者;一妇不蚕,天下有受其寒者;斯则人之性命系焉,国之贫富属焉。”他憎恨为官作宦的人们生活太奢侈了,想改变这一极不合理的现象。白居易后来之所以确立“兼济天下”的政治理想,应该讲,与他在符离集的生活是分不开的。白居易在符离期间写下很多诗文,其中影响较大的是《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所怀,寄上浮梁大兄、于潜七兄,乌江十五兄,兼示符离及下邺弟妹》:“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白居易这首诗读来十分亲切,好象听诗人叙家常一样,如怨如诉,有思有盼,感情凄楚而又热切。但诗人所言的决非个人或一家人的遭遇,而是想到了同时代人们的遭遇,对动乱不安的社会,表示了不满和痛恨。这首诗的思想深度和艺术高度,一直为诗评家们所赞许。 白居易的诗通俗易懂,据说他经常把自己的诗先念给不认字的老太太听,达到连老太太也能听懂的标准。王安石叹道:“世间好语,都被杜甫说尽,世间俗语,又被白居易说尽”,白居易还首开说理诗之风,像什么“草萤有耀终非火”之类的,直接影响了苏轼等人的诗风。其实, 白居易请“老妪解诗”的良好诗风正是从符离开始的,淮北人的淳朴与率直接影响了白居易的写作风格。《观刈麦》反映了农民的苦,“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村居苦寒》表现了农村的穷,“北风利如剑, 布絮不蔽身。唯烧蒿棘火, 愁坐夜待晨。”《杜陵叟》哀叹农村的灾难,“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九月降霜秋早寒, 禾穗未熟皆青乾。”……这些诗并非写于符离,但诗人的人民性则是少年时代在符离“天生地养”的! 白居易的一生,经历了代宗、德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等八个朝代。不论哪个朝代,白居易总是深切同情人民的,常在诗中自责自问:“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馀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这位“长恨歌主”的《秦中吟》、《新乐府》所表示的不畏权势的豪迈行为,奠定了他在古诗人行列中伟大而崇高的地位。《秦中吟》10首,首首如利剑,《重赋》谴责官府进奉羡余物,残酷盘削百姓,“夺我身上绫,买尔眼前恩。”《轻肥》写权贵赴宴会的气概和酒食的丰美,最后是“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歌舞》写公卿们日中乐饮、夜半歌舞的享乐生活,结句是“岂知阌乡狱,中有冻死囚!”《买花》写长安城中有钱人竞买牡丹、以豪奢相夸耀,最后说:“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议婚》同情贫家女难以出嫁,《伤友》慨叹苦节之土的凄惨生活,《伤宅》讽刺豪门大兴建筑,“一堂费百万”。《不致仕》嘲讽八九十岁不肯退休的贪权者。《立婢》对不为好官立碑而虚伪地为某些人歌功颂德表示不满。《五弦》对当时不少人不懂传统文化而表示惋惜。可知全是批判、鞭挞和发牢骚者,是对德宗贞元到宪宗元和初黑暗政治的有力揭露,刺疼了统治阶级,难怪“闻《秦中吟》则权豪遗近者相目而变色矣。”但是白居易还是自豪地说:“一篇长恨有风情,/十首秦吟近正声。/每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世间富贵应无分,/身后文章合有名。/莫怪气粗言语大,/新排十五卷诗成。” 《秦中吟》之类的诗,确实代表了白居易少年的锋锐之气,扶正祛邪的高昂之志。但是这也造成了他仕途上的不顺。白居易因上疏请急捕刺武元衡者,为宰相所恶,被贬为江州司马。这段时间连续被贬,使白居易的心情受到很大的打击,从此,他的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为避祸远嫌,“不复愕愕直言”,“世事从今口不言”。就在这时,他写下了著名的《琵琶行》长诗,把自己和沦落为商人妇的歌女同提并论,一时间红袖青衫俱湿,开创了文人和商女惺惺相惜的先河。“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司马青衫”,因此也成典故。值得一提的是,少年时代的白居易在符离生活期间,就曾听湘灵弹唱过琵琶。湘灵不是歌女,琵琶的演技肯定不如琵琶女,但湘灵的琵琶声白居易注定是一辈子也忘不掉的。江州司马的眼泪,到底为谁而流,到底为多少人而流,只有诗人自己最清楚。《琵琶行》这首诗在艺术手法上,一唱三叹,不仅笔触细腻,感情也细腻,诗人以泪催泪,真情感人肺腑。《琵琶行》和《长恨歌》一样,这两首长诗是白居易留给后人的无价瑰宝。  白居易的人民性,除了在诗词歌赋上的表现外,还表现在他的“官品”上。这位“天堂刺史”的“诫厚敛”、“去杂税”、“均贫富”的主张,赢得了人民真心实意的爱戴。 白居易此时也有点放纵,以*乐诗酒放情自娱。他蓄*与嗜酒无厌,直到暮年。白居易家里蓄的*有不少,最出名的是小蛮和樊素。这俩美眉是杭州的美女,有“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之称,看来唐朝时也不是只喜欢杨贵妃型的,江南女子杨柳一样的小蛮腰也是让人赞美的。另外据《容斋随笔》上说,白居易有首诗,叫做《小庭亦有月》云:“小庭亦有月,小院亦有花。 菱角报笙簧,谷儿抹琵琶。红绡信手舞,紫绡随意歌。 左顾短红袖,右命小青娥。”白居易自己做注说:“菱、谷、红、紫,皆小臧获名。”臧获,即家姬。诗中的菱角、谷儿、紫绡、红绡等女子都是他的小妾或者说叫家*。早年白居易曾上书极力反对皇帝选美,不想白居易后来也深溺于声色之中。好在樊素等人对白居易还是蛮有感情的。据说白居易后来老了,决定卖马,放*。但是他心爱的马居然反顾而鸣,不忍离去。樊素也感伤落泪说:“主乘此骆五年,衔橛之下,不惊不逸。素事主十年,中擳之间,无违无失。今素貌虽陋,未至衰摧。骆力犹壮,又无虺愦。即骆之力,尚可以代主一步;素之歌,亦可以送主一杯。一旦双去,有去无回。故素将去,其辞也苦;骆将去,其鸣也哀。此人之情也,马之情也,岂主君独无无情哉?”白居易也长叹道:“骆骆尔勿嘶,素素尔勿啼; 骆返庙,素返闺。 吾疾虽作,年虽颓,幸未及项籍之将死,何必一日之內弃骓兮而別虞姬!素兮素兮! 為我歌杨柳枝。我姑酌彼金缶,我与尔归醉乡去来。” 尽管白居易有这些缺点,但他在杭州任刺史时,聚工疏井,解饮水之难;修筑湖堤,以蓄水灌田。他还是做了大量的好事。在白居易任职期满离开杭州的时候,城内和四乡的居民,扶老携幼地来欢送他。有很多年岁高迈的老人,抓住马缰不放,激动地流下了眼泪。“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 白居易却为自己替人民做的事情太少了,而感到不安。后来,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简科条,均赋税”的新证,以事必躬亲的工作态度,同样使苏州人民受惠不少。公元826年,春天,诗人不慎坠马,把脚和腰摔伤了。这位五十五岁的老人感到已经力不从心,便主动休官,停职养病。诗人离开苏州与人民惜别的场面更动人。居民们抬着丰盛的酒席,带着乐队,给诗人饯别,有的人竟痛哭流涕,跟船舶送几十里远不肯回去。白居易的政绩虽然建在江南,也有我们符离的一份光荣,也是宿州人民的骄傲! 像宿州人不会忘记白居易一样,白居易到老也没有忘记符离,没有忘记宿州。他在《朱陈村》的诗中详细记叙了符离附近的朱陈村“桑麻青氛氲”的生活景象:“机梭声札札,牛驴走纭纭。女汲涧中水,男采山上薪。县远官事少,山深人俗淳。有财不行商,有丁不入军。家家守村业,头白不出门。生为陈村民,死为陈村尘。田中老与幼,相见何欣欣。一村唯两姓,世世为婚姻。亲疏居有族,少长游有群。亲疏居有族,少长游有群。黄鸡与白酒,欢会不隔旬。生者不远别,嫁娶先近邻。死者不远葬,坟墓多绕村。既安生与死,不苦形与神。所以多寿考,往往见玄孙。”他在诗中记叙了自己一生的遭遇,虽然“十岁解读书,十五能属文。二十举秀才,三十为谏臣。”但还是“孤舟三适楚,羸马四经秦。昼行有饥色,夜寝无安魂。东西不暂住,来往若浮云。离乱失故乡,骨肉多散分。江南与江北,各有平生亲。平生终日别,逝者隔年闻。朝忧卧至暮,夕哭坐达晨。悲火烧心曲,愁霜侵鬓根。”因而诗人“一生苦如此,长羡陈村民。”他“长羡陈村民”,可见他时长忆符离!他在诗中说的“黄鸡”也许正是诗人年少时吃过的“符离集烧鸡”。在诗人眼里,他早已把符离集当作自己的故乡,因为这里有他的故居,有他的童趣,有他的学友,也有他的初恋! 如今白居易生活过的古符离已经没有往日的繁华,一条清瘦破旧的古符离街道,让人无法使它和它过去的辉煌联系起来,街道两旁的人大都搬迁走了,寂寥地散住的人增添了这里的沧桑。那是一个让人怀旧凭吊、又有些旧时代痕迹的地方。濉河大堤上空遗下一座桥墩,桥,已经没有踪迹了,这是通济桥的遗址,它曾经是宿州市最古老的桥之一,据说建于隋唐,曾经是符离八景之一,当年诗人白居易经常站在桥上,看濉南平原的风光,并写下许多诗歌。现在物非人去,只有残败的桥墩,不住地诉说着过去。 离通济桥遗址东百余米,是濉河和斜河呈丁字形交汇而形成的三角洲,传说三角洲那片芦苇掩映处,就是东菜园白居易的居所,但是那里是一片泽国水乡,一点遗址的痕迹也没有了。而一个崭新的符离已经在古符离北五公里的地方重新崛起,她以符离集烧鸡为第一品牌,已经成为全国百强镇之一。“东林草堂”不在了,“东林草堂”遗址还在,宿州的文人一直梦想着再建“东林草堂”,和这位唐代伟大的诗人在“东林草堂”“探讨”中国诗歌的发展方向。不管历史怎样变迁,无论朝代如何变化,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那就是诗和诗人都是来自人民,人民永远是文学的主人,也是历史的主宰!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
  • 上一篇:渔沟的渔火
  • 下一篇:山洪冲不走的风范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