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文学 >> 内容

青青园中葵

时间:2011-11-1 10:48:10 点击:

  核心提示:——序蒋婉露诗集《向日葵的呢喃》...

婉露要出诗集了,这是她写的第一本书。她今年才十八岁,这本书是她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也是一个少女捧给读者最珍贵的花季留念。她说,在文学苗圃里,她只是一株不起眼的向日葵,这些诗是她心灵的浅唱低吟,所以她把诗集命名为《向日葵的呢喃》。哦,姑娘十八一枝花,如果说婉露是一枝向阳花,那么,她捧给读者的这本“青春之歌”,就是一束灿烂的太阳花。

2009年的春天,砀山农民诗人王爱荷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那儿有一位高中的学生,诗写得相当好,希望能引起我的关注。我打开电子信箱,果然有蒋婉露的十几首诗。我只扫了几眼,立即被那独特的诗的语言吸引住了,其中一首《伤心泪》是这样写的——

 

泪划落的声音

泪掉入心底的声音

泪摔疼了

在叫你的名字

你笑了

泪却哭了

 

短短几句,天真、诙谐、形象、生动。视觉很独特,写得很有味。我们从诗中能感受到一个女儿家破涕为笑的娇情。“泪伤心”,我却开心。宿州文坛有这么一位新秀,的确可喜可贺。我立即选了其中的六首,在《黄淮海文学报》予以发表。并通过王爱荷对婉露的学习状况表示关切。之后,我经常收到婉露的新作,即便在高考前夕,她也照样写诗。婉露太偏爱文学,她的数学是一塌糊涂。她没有考取大学,而且也不愿复读。王爱荷领着她来找我,说是 “登门拜师”。 婉露的父亲也来了,他朴实得像一棵梨树。我打量婉露,她一脸的稚气,留的是“板寸”头,不仅看上去像个男孩,连举手投足,都捎带几分顽皮劲。我说,“你诗写得不错。但人生不是诗。复读一年再考吧,大学虽然不包分配,但经历过高等教育,对于你来说,太重要了。”婉露瞟了我一眼,“我并不看重那一纸文凭,与其复读,不如在家帮助爸爸看护一片果园,劳动之余写写诗”。王爱荷说,“她偏科,复读怕也考不上。还是老师想想办法吧。”爱荷是村党支部书记,又是宿州市人大代表,他对婉露的关心既是一种责任,更多地是一个诗人对少年诗才的爱惜。婉露父亲说:“老师,这孩子脾气很倔,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于是,婉露留在了宿州。承蒙著名企业家陈华彬先生的关照,她成了安徽美伦文学馆的图书管理员。

美伦集团不仅为婉露提供了优雅的工作岗位,还解决了生活之便,她住宿有寝室,吃饭在食堂,待遇也不薄。婉露是个懂事的孩子,每天把图书馆、办公室、会议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几十架书橱擦得一尘不染,上万册书整理得井然有序。更多的时间,她会安心地坐在办公桌前读书。她有充足的时间阅读,也有充足的时间写诗。她几乎每天都有新作,她似乎有挥洒不完的激情,原来花季是诗季啊!

环境改变人。走出学校,她的许多高中同学都在南方打工,有的女同学已经结婚并当上妈妈了。《少年,你悄悄地变了》,她在诗中的那份惊诧,同样会引起读者的情同感受。“操着口袋唱歌,嘴里叼着烟/曾经的少年变得老实了/满脸的霸气现在会笑了/一个拳头横行的世道/现在学会谦虚的低头认错了/这个世界没有变/我变了”。社会是复杂的,现实是严酷的。当年学校的“捣蛋虫”一旦走上社会,首先学会的竟然是“低头认错”。人是脆弱的,只有适应社会才能愉快地生活下去。那些曾经的少年啊,如今该知道愁滋味了。“我乖了,老实的学会走路了/我乖了,老实的听你说完一句话了/我乖了,妈妈说我长大了/你说,我乖了”。读了婉露的诗,我曾经自我反省过,她到文学馆以后,是我要求她把头发留起来,女孩要有个女孩样。是我要求她走路不要连蹦带跳,举止要端庄文静。我要求她必须阅读、必须写作……她是学乖了,可那脾气、那棱角、那少年意气,会因为我的严格要求而受到制约吗?我知道,她想家。“隔壁的梨花开了,我闭上眼睛听花瓣飘落/隔壁的江水奔腾了,我支起耳朵听它的去处/隔壁的大婶做好饭了,我闻见了米饭的香/隔壁的隔壁我的家,隔壁的隔壁我的乡/妈妈说,当我撷一片梨花放在枕旁/就会梦到故乡/

会有儿时划过的船带我回家”从这首《望乡》诗中,我们不难发现,枕着梨花做梦的女孩在长大,稚嫩正从她的眉宇间和诗行里消退。

不管怎样,我还是为成长中变化的少年感到高兴。婉露说:“我从来不敢想诗人的桂冠,可我一路唱着歌,看着美景,就学会了写诗,就成了个文学小青年。”婉露是梨都砀山的女儿,爸爸妈妈都是果农。她早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学会了给梨花授粉,给苹果树剪枝,她懂得早晨不能给果树打药。她说,朝露待日晞,农药会随着露水蒸发。她熟知许多水果方面的常识,她选购的苹果,一准又脆又甜。她质朴,她勤劳。诗意的名字诗意的少女,她就是一滴温婉的露珠,诗歌让她比珍珠珍贵,比宝石晶莹。我们常说,一滴水见太阳,“婉露现象”折射的不仅是90后的朝阳之光,也折射出新时期农家儿女的浪漫追求!是为序。

 

 

                                2010年5月28于宿州

 

Tags:高正文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
  • 上一篇:又闻楚歌动地来
  • 下一篇:雪落有痕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